南大碎尸案回顾:妙龄少女被分割2000多片刀功精熟切口整齐

发布日期:2022-01-06 18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,我国奇案、悬案不胜枚举,其中以“白银案、南大碎尸案”两宗悬案最为称奇,当年不知勾起了多少著名侦探的破案欲望。

  如今几十年转眼过去,白银案在重重聚光灯的包围下终于水落石出,唯南大碎尸案至今仍悬疑未定……

  刁舍村位于江苏省姜堰市沈高镇,村里住着1100多位村民,7成以上都是刁姓,来自同一个家族,相处十分融洽。

  提起刁爱青,村里没人不认识她,她出生于1976年,是老大队会计刁日昌的二女儿。

  跟姐姐爱华相比,爱青性格较为内敛,好静,喜欢看书,常常抱着一本书一看就是一下午。

  那天,爱青是在全村人羡慕的眼神中,迎着劈天盖地的祝福、跟父亲离开小村到南京去求学的。

  1月19日深夜,刁舍村正下着大雪,村委会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!电话那头的人急冲冲地说:刁爱青出事了!

  不过,刁舍村有两个刁爱青,恰巧两人都在南京,村干部当时也慌了神,没问清楚是哪个刁爱青,当晚去通知了另一个刁爱青的家人……

  直到第二天早上,刁日昌才得知出事的是自己女儿。得知女儿死讯后,刁日昌整个人都崩溃了,一家人哭得撕心裂肺……

  在家人和村民的印象中,刁爱青性格内向,一心只有学习,绝不会接触社会不良青年,更不可能交往男朋友。

  况且她才刚到南京不满百日,期间一直住在学校,怎么可能被人杀害呢?人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……

  听爱青的朋友说,当天由于同宿舍女生违规使用电器,爱青作为宿舍长也受到了连带处罚,可能心情有些低落。

  02 提包里竟是切好的“肉片”,环卫工人拿回家清洗时,——才发现那是一包人肉!

  1996年1月19日早上,一名环卫工人在南京新街口附近清扫积雪时,至华侨路路段捡到一个提包。

  环卫工人打开提包看了下,里面有一个盒子,装满了切好的“肉片”,码放得整整齐齐。

  环卫工人满以为是谁不小心遗落在这里的,所以也没有多想,就把提包拿回了自己家中。

  这哪里是什么“肉片”啊,根本就是一包人体“尸块”——在盒子底部,竟横放着三根手指!

  最后,死者的头颅、内脏和衣物也分别在水佐岗路和龙王山附近被发现,头颅和内脏均被凶手煮过……

  据统计,被抛弃的“肉片”共计2000多片,肉片大小一致,刀功精湛,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个个小盒子内。

  经拼凑发现,受害人是一名女性,警方怀疑死者是9天前失踪的刁爱青,于是立即组织了校方认人,证实与警方的猜测一致!

  刁爱青才刚到学校不满百日,而且性格比较内向,长相并不出众,没听说交往过男朋友,更没有复杂的社会关系。

  警方对她生前的人际关系明察暗访,发现她的交际圈子非常简单,并未发现可疑之处。

  此外,凶手不光手段残忍,更可怕的是此人心思缜密、头脑精明,是个十分难缠的对手。

  警方发现,凶手抛尸路线十分奇怪,大部分抛尸地点没有选择在最僻静的地方,而是沿着学校路段,抛弃在周围的闹市附近。

  在这些人来人往的地方,手提包自然更容易引起人们的注视,暴露的机会自然也就更大。

  凶手为何不将尸块抛弃在荒野,而抛弃在闹市附近呢?难道他是在有意挑衅警方吗?

  把一个身材瘦小的女生切为2000多片,每块“肉片”大小一致,切口整齐,整整齐齐的排列在盒子内,每个盒子都套在提包内。

  说明凶手非常细心、耐心,做事逻辑鲜明,是一个追求“完美”的人,同时也暴露了他是个用刀熟手。

  如此精明的罪犯,想把头颅弄到面目全非简直轻而易举,为何偏偏让她依稀可辨认呢?

  相比于“尸体切片的仔细”,其抛尸方式的随意性很是让人迷惑,因为这很明显是对警方的示威、亦或是报复?

  警方不惜采取“人海战术”,动员南京全部警力对抛尸地点附近流动人群展开地毯式排查,且重点排查医生、屠夫、厨师等职业人群。

  ——可调查结果并不理想,这个高明的罪犯竟消失无影无踪,多年来没有露出丝毫马脚。

  时间如流水飞快,转眼20多年过去,刁爱青遇害案仿佛还停留在当年,再也没有新的进展。

  然而,本案就像一个黑洞,吸引着人们不断去探索其中的秘密,虽然时隔多年,社会关注度仍然很高。

  几乎每年,网络上都会出现关于本案的一些谣传,也有说本案已经破获的,结果证实无一不是谣传。

  2016年1月19日,“南大碎尸案追诉期最后一天”的消息爆红网络,不少网友传言称:只要过了这天,即便抓到凶手也无法追究责任。

  消息传开后,网络上一片哗然,当地警方第二天立即辟谣,表示本案将永久追查到底。

  其实,当地警方从来不曾放弃,每年都会排查数以万计的嫌疑对象,破案热情仍然很高。

  刁爱青的遗体至今没还有安葬,警方、家属、以及广大群众,无一不希望本案尽快水落石出,能使受害人可以早早入土为安。

  2021年3月29日,被害人刁爱青的姐姐刁爱华向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,就当年刁爱青遇害一案正式起诉“南京大学”!

  据此前报道:刁爱青家属在本次诉求中提到,要求涉事学校承担侵权责任和安全保障责任,提出共计162万余元赔偿。

 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,她只是一个刚到校园不满百日的小姑娘,何故遭逢如此毒手?凶手的肢解手法如此高明,是医生?是屠夫?还是厨师?或者只是一个“娇弱瘦小”的小女生呢?扑朔迷离的剧情令人百思不得其解!

  但随着“云剑2020”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展开以来,全国多地相继传出“命案积案”告破的喜讯,其中不乏悬疑20年、30年的大案。

  笔者相信,只要警方不放弃追凶,只要家属不放弃等待,只要正义还在,本案也终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……